🔥澳门金沙真人在线赌场-澳门金沙棋牌娱乐官网-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-全球潮商网
天下潮商网—全球最专业的潮商财经网站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艺术圈>书画家

几被湮没的著名书画家——李开麟

2016年11月19日 14:16 来源:作者:


blob.png    

 

  潮汕美术史上空前辉煌的一页,是在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。当时汕头商埠处于继续繁荣发展时期,电报、铁路、轮船、报业、对外通商等的相继设立和建设继续滋养着百载商埠的历史发展,汕头埠出现了罕见繁荣的商业气象。商人在通商过程通过海路往返于上海、浙江与福建期间,同时带来了扬州八怪及吴昌硕、任伯年等作品,促成了画界观摩、研习大师作品成风的良好风气。潮汕人一贯有重视子女文化教育的传统,许多商铺人家纷纷送儿送女到上海一带求学。

    莘莘学子踏上远离家乡的轮船,书写着潮汕青年的浩然正气。李开麟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,其学业出众,为当年国画大师王个簃的得意门生。由于日寇在上海不断制造事端,兵荒马乱,李开麟回不到他挚爱着的事业中去,从而过上了另一种沧桑生活,一代画界名家差些被湮没在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中……

    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于1912年由刘海粟大师等人创办,招收全国各地的画界学人,许多潮人商家纷至沓来,一时间使上海美专与潮汕学子深深结缘。据《上海美术专科学校——25周年纪念一览》记载,从1912年至1937年有115位粤东地区学子就读上海美专(包括操客家话的大埔、兴宁、梅县学生),当时在册的潮汕籍毕业生达66人,在校生有29人,也即95人。1936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暑期艺术师范讲习会有79名学员,来自潮汕地区的就有10人。

几被湮没的著名书画家——李开麟

前排右七为李开麟,右六为陈大羽


    1936年(民国二十五年),毕业的学生中有潮汕籍学生陈大羽、李开麟,他们是同班同学,同住在租房里。李开麟当年从上海美专中国画系毕业,留校任教,后辗转潮汕各地学校担任教员。陈大羽离开上海,先后在潮州、青岛等地任教,走着近似的路,但1946年他拜国画大师齐白石为师,得到悉心指点,一路顺利发展,成为一代国画大师。

    尽管李开麟没法开辟像陈大羽一样灿烂的人生,但是李开麟在就读上海美专之前,多次接受了海派的教育和影响,功夫扎实。他自幼聪慧,13岁时考入五年制省立韩山师范图音科,师从著名画家王显诏先生(早年上海美专毕业)学国画,又得益潮乐名师指点,博采众长,潜心入画,吸取深深扎根于生活基层的营养。18岁时便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广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(今韩山师范学院前身)。考入上海美专之前,分别于1928年9月到上海新华艺专、1932年和1933年两次到上海美专暑期班学习,深得海派画法润泽。值得叙述的是,李开麟师从的导师中,正是当年上海美专代表着南艺最高艺术水平的国画大师,他们是国画大师王个簃、诸闻韵、诸乐三和刘海粟,刘海粟这个时候任上海美专校长。

    恩遇王个簃先生时,先生为他启名“藕堂”。如今流传于世的李开麟作品基本可见的钤印就是“李”、“藕堂”二印并用。

    李开麟(1908年-1995年),广东省潮州市人,潮汕(岭东)画坛老一辈艺术教育家、花鸟画大师,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,诗、书、画、印四绝均造诣精深。其水墨荷花画“潇洒出尘,存真守朴”;其对花鸟画独具慧眼,工写意花鸟画,画作笔墨简约拙重,遒劲畅逸,生动隽永,被誉为“赋予花鸟画的独特世界”。在李先生少年、青年到壮年的步履中,从没有离开对中国画的探索和创作,尤其是在中青年时期,他继承了“海派”的艺术风格和绘画技法,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。1937年在上海期间,其国画作品《荷花》便入选全国美展;1946年,38岁的李开麟与国画启蒙老师王显诏在新加坡举行中国画联展;次年7月在汕头举办个人画展,均取得较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纵观李开麟人生,少年聪慧,青年励志求学有成,中年回乡务农,生活坎坷,晚年复出,重焕宝剑锋芒。一生中有16年时间从事美术基础教育,从教经历分为两个阶段:1926-1931五年间在潮州、澄海一带小学当小学教员;1938-1950十二年在汕头、澄海、饶平、潮安等地中学担任中学教师。1958年到广东潮剧院任美术设计,1959年被打成“五类分子”,被遣返回家务农22年。尽管饱受生活煎迫,李先生还是不忘手中的画笔。回眸往事,半个多世纪来的人生坎坷,从“负笈申江”、“幸遇良师”到“南归画笔误襟期”,这位已近古稀之年的老人心海难以平静,感慨万端。1975年4月,李开麟写下了这首令人为之扼腕痛惜的时运篇章:

负笈申江几岁时,机缘有幸遇良师。

存天阁内研六法,禅瓮轩头洗砚池。

东岛烽烟燎夙愿,南归画笔误襟期。

年来复起又问道,信口何曾作凭依?

    1977-1978年,古稀之年的李开麟到潮安枫溪陶瓷研究所当起了一名临时工,他每天为生计而作瓷画,由此,由他作画的一大批磁盘、瓷画流传到了民间,由于当年不能署名,至今难分伯仲,流待后人去品鉴了。饱经沧桑的一介儒生在几十年的人生辗转中带着一颗诚心去,携来百结愁肠回,命运多舛的风雨自苍天无情飘洒!

    1979年,阔别42年的著名书画家陈大羽先生莅汕,在汕头侨社短暂会晤老同学李开麟,岁月如烟,一时感概万千。就是此一晤,唤起了人们对李开麟的特别关注。陈大羽评价老同学:“他是我们班里的高才生,同学中我最佩服他,他的画好、字好、印好,诗辞、琴弦、球艺样样精通,还能够当导演!”简朴的一席话,成为了对同窗好友至高的评价和一生最后的别辞。    

    对于在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出身的人们来说,汕头画院聚集着一批画界精英,他们是潮汕美术界的智囊和宝藏。在汕头画院画师人物中,我们可以查阅到的已故著名书画家有:“刘昌潮、陈望、谢海若、林受益、梁留生、郭笃士、李开麟、林逸、吴芳谷、王奔腾、魏照涛……”他们若灿烂的星辰,在我们记忆的天空里依然璀璨,熠熠发光。

    1983年2月李开麟在汕头举办个人画展,艺术大师刘海栗、王个簃、娄师白等为画展题字题词。这一亮展,成为李开麟(藕堂)复出画坛的信号。同年3月,李开麟在潮州举办个人画展。尔后接踵举办的各种画展,使李开麟晚年的作品自此备受青睐。李开麟的作品里,饱含着对沧桑人生气贯长虹生命力的张扬,贯注其一生正能量的豪情行驻于楮墨毫端,顽强生命里的血性和百折不挠疏淡了春风细雨和弱不禁风,注入翰墨光华的是其永恒生命和艺术的光芒。李开麟的艺术画廊简直就如生命画廊,其晚年作品,堪称大师之作,尤为生命的绝唱。2009年,年届古稀的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、著名油画家曾松龄这样评价著名画家李开麟:“李先生晚年的作品中,很少见到春风细雨的诗意,或者弱不禁风的儒雅,更见不到花开富贵的恭贺。他的作品经常展现秋雨中的残荷、横眉冷对的鸟雀。屈曲而后迸发的花卉,给人感受的不是生命因渺小短暂而可贵,而是一种迎接挑战的巨大生命力、一种生命百折不屈的精神力量”,“在李先生晚年作品中隐含的生命力、动感和力量感与西方现代艺术奉为圣经的理论要素俨然完全一致”(见《汕头特区晚报》2009-11-11)。 几被湮没的著名书画家——李开麟

    1988年,八十高龄的李开麟画作《荷花》入选全国花鸟画展,作品为王羲之博物馆收藏;1989年《荷花》、《寿桃》二幅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参加侨乡画展,受到国画大师李可染的高度评价;1991年3月,与其子在新加坡举办《李开麟、李俊彬父子国画展》;1992年在台湾高雄举办《李开麟百荷画展》并出版画荷专集,蜚声海峡两岸;1994年出版《李开麟国画集》,艺术大师刘海栗为画集题鉴、陈大羽为画集作序。    

    李开麟国画浓墨黑而通透,凝聚又生动;淡墨层次丰富,浅而不薄,用笔雄浑而不飘滑。其晚年作品艺术语言极其简练,笔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程式化特点,尤其是他借助花、草、鸟、鱼表达对生命本质的解读。流传在民间的、罕为所见的《高瞻》画作,是李先生晚年作品的扛鼎之作,这一年李开麟八十五岁,一只苍鹰伫立崖上,苍松翠柏在它眼下,遒劲傲天,春光在简约的泼墨中犹如眼前,那是对曙光和希望的期冀;而苍鹰头部低微收拢,似是在回味那鹰击长空的岁月,回味已经归于平静的心海中那有过的生命华彩。作《高瞻》(癸酉年),李开麟正是耄耋之人,几十年岁月的沧桑似海在心胸激荡,当下的朝华时光更显得实在而凝重。

    曾松龄教授这样回忆李开麟,可帮助我们来解读这位岁月老人:“李先生晚年厝居僻壤,家藏粪挑,面对破壁,没有一页报章杂志,没有社交圈,更谈不上接触所谓“艺术思潮”,他的艺术状态无疑是一种“原发”的冲动,这种与西方艺术观念的不谋而合,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。”

    李开麟先生从艺一生,一度处于穷途,在生活困苦时期,仍孜孜以求,不忘作画,凝神注想的是生命,流盼运腕的是艺术。他的画作中习惯留下的空白,是于无笔墨处的生命张力。明代著名画家、文人画的著名代表人物徐渭一生坎坷,其诗所描述的怀才不遇与李先生中年跋涉的步履十分相似:“半生落魄已成翁,独立书斋啸晚风;笔底明珠无处卖,闲抛闲掷野藤中。”这“笔底明珠”正是我们对著名画家李开麟作品的通俗理解。

    然而,时运不济总会过去,幸运之神降临给大师晚秋灿烂。上世纪80年代初李开麟落实了政策,回到原单位汕头潮剧院上班,后为汕头画院专职画师,但此时李开麟已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翁了。天无绝人之路,在此后的15年时间,李开麟绽放了他生命的光彩,流传在世间的众多的大师作品,是国画界的瑰宝,必将绽放其艺术的光彩。

    曾松龄教授认为,“我一直以为在潮汕文化中,李开麟先生的绘画是一份有价值有潜质可供研究的遗产,虽然曲高和寡,但我相信随着人们对那种恭贺花开富贵崇尚暴发者心态的日淡,随着人们对于曲屈发展、百折不挠的精神的尊敬,对艺术由投机转为鉴赏和品味,艺术品的价值回归到艺术的品质,李先生的作品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知音,人们在他的艺术中会发现更多的惊奇。” 

    世风浮尘终会落定,几被湮没的李开麟大师作品将会回原他本真的色彩。“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(李白《登金陵凤凰台》)”真正经得起考验的东西必将会绽放炫丽的光华,几被湮没的花鸟画大师李开麟,一定会重回到我们的缅怀和惦念之中。


分享到:
潮商活动
  • 活动预告
  • 活动论坛
活动报名

点击我要报名

活动论坛
潮商新闻
🔥澳门金沙真人在线赌场-澳门金沙棋牌娱乐官网-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官网-全球潮商网